唐泽

心机表精灵与傻逼国王【划去】安德森与他的王

华丽的窗帘在熊熊火焰的吞噬下浮现出一块块破洞,外面阵阵震耳欲聋的杀声愈来愈近,安德森半跪在厚重的地毯上小心的捡起被叛军射出的飞箭击碎的玻璃。“为什么你还在这儿?!”来人质问道,“窗户碎了,仆人们又都逃走了,我怕碎玻璃伤了陛下您。”安德森仿佛没听出来奥尔辛语气中的愤怒似的,抬起头对他露出一个微笑。有人说过人在将死时的会想起最美好的回忆,奥尔辛看着他那温柔的笑脸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当年。

彼时,这个不算大的淳朴小国被一个暴君统治着,身为国家公认勇士的奥尔辛为了将这个国家的子民从暴君手中解救出来独自踏上寻找精灵援军的旅途,而当暴君被赶下台的那天,他却被带头协助他的精灵告知他身上的戾气太重,如果上位将来最终也会成为一个被名利蒙蔽双眼的暴君,他不信,仍然固执的做了国王。第二天那些精灵便撤走了,只有安德森留了下了。起初他并不信任安德森,认为他是精灵留下的卧底。安德森便在他额头上印下一吻,他挠了挠微微发红的尖耳朵,然后郑重的对他起誓:“吾以吾之名——安德森之名对神起誓,永生永世不背叛我的王,并以此吻向奥尔辛承诺一个我绝对服从的命令”看着那双坚定的、森林一般漂亮的翡翠色眸子,奥尔辛抬手碰了碰自己跳得有些快的心:或许……他可以信任吧。

从此安德森成了他最忠诚的骑士,当他生气的时候,安德森也是带着这如微风般温柔的笑来安抚他的。然而渐渐的,他生气的时候越来越多,颁布的法令也招来更多的民怨,正如当初那位精灵预言的那样,他开始变成一个暴君。他知道安德森会悄悄篡改他的旨意,试他们不那么危害子民,但那么多年一点一点积累的怨恨终究还是爆发了。人民纷纷走出家门,穿着铁甲或皮革,手中拿着剑、斧甚至是木棍,一路上喊着骂着向王宫赶来。

看着窗外越来越近的叛军,他走上前轻轻拥抱安德森,附在他耳旁轻声说:“当年你向我承诺的那个命令你还记得吗?”安德森点点头,紧接着又突然明白了什么,美丽的眼睛中弥漫上恐惧:“不、你该不会是想……我不想和你分开!我是你的骑士!我该誓死保护你的!”奥尔辛用手捧住安德森的脸,虔诚地吻上他的额头,道:“现在,我命令你,安德森,立刻逃到安全的地方,不会刻意寻死,好好的活下去。”

然后神的旨意降临了,一道白色的光穿过层层黑云,从被火光染红的天空上降下到安德森身上。 淡金色的长发在光芒中浮动着,安德森在白色光芒的衬托下显得无比圣洁。奥尔辛看着他,心想:这才是一个精灵该有的样子啊……

下一秒,他就被闯入的勇者刺穿了心脏,精灵碧绿的眼睛中涌现出泪水,然后剑被拔出,奥尔辛的尸体因没有了支撑而倒在一边,安德森从光芒中踏出,勇者已摘掉头盔,露出精致漂亮的脸庞、耀眼的金发以及那象征着精灵的身份的白皙尖耳,他顺从的跪在勇者面前“欢迎您,我的王”他虔敬地说道。

语文老师让写作文,于是我就……嗯x这是一个心机表精灵帮精灵王篡位的故事xxx


高贵的贫穷与卑贱的富有

“你们或许是富有的,但那是卑贱的,我或许是贫穷的,但那是高贵的。”那天,那人着一身暗红色的粗衣,高傲的站着,仿佛他身处的不是处刑台,而且碧海上的巨船,一如他过去的一生。
他出生在一个狂风暴雨的夜晚,女人分娩时凄厉的声音不输于轰鸣的雷声,他还记得在他的儿时经常有人对他说“你这孩子将来一定能成大器。”他只是有礼貌的笑笑,就算他将来能有一番作为又怎样?他终究是海盗头子的独子。他的母亲当年是威名远扬的女骑士,奉国王之命追捕他的父亲,后来两人日久生情随即私奔到了海域成了海盗,再后来另一个国家发动了战争,他的母亲执意要去参军,他记得那是他见过的他母亲最美的时刻:铂金色的长发利落的扎成一束从银色的头盔后泄出,鹿皮的软甲外是银制的锁子甲,宝剑早已被磨得发亮,海蓝色的眸子中透着满满的自信,莹白的皮肤在阳光下闪着光辉,有那么一秒他甚至觉得世界上最美的宝石都比不上他的母亲。母亲的装备都是极好的,因为父亲深爱母亲,他甚至派了自己的亲卫队随着母亲赶赴战场,但即使这样,也改变不了国家灭亡的命运,他的母亲也在那场战争香消玉殒。母亲死讯传来的那天,天与海都昏沉沉的,像是在发怒,又似在哀悼。那天之后他抛弃了仅剩的天真,浑身上下无一不散发着杀气,他变得嗜血、暴戾,翡翠色的眸子是那么漂亮,而现在却没人敢去瞧上一眼,除了那个少年。他与少年相遇的那天天气好的出奇,他独自追捕一尾美人鱼(他一向喜欢单独行动),可怜的美人鱼受了惊吓横冲直撞的,但随即就像发现了什么似的锁定一点冲去,黑发碧眼的少年被这一冲弄慌了神,一个不稳就要从礁石上跌落,他不自主的飞身跳上接住了正在坠落的少年,得到安全感的少年小心翼翼的睁开双眼,浓密的睫毛下漂亮的灰蓝色眸子带有一丝迷茫,不知怎的就戳中了他心里的某个地方,然后他们便一起坠入了海洋,再然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再次睁开眼睛他发现自己正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破旧的小木屋、破旧的门窗、破旧的桌椅、哦他发誓他想坐起来的时候身下的床发出了吱吱的声音但不可思议的是这一切却又如此干净整洁,仿佛是一座宫殿似的被人爱护着,少年此时顶着一头乱得像鸡窝的发型推开了门,看到他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你醒了?”浮现出如同明媚阳光般的笑容。『无知人』他在心里冷哼一生声,脸上露出了嘲讽,黑发的少年却开始手足无措,他不耐烦的朝少年抛去一句“这是你的领地,你想干嘛随便你”少年显得有些开心,他招招手,盛有白粥的木碗飘过来,他惊讶的看着少年,过了好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会魔法?”少年似是害羞又仿佛得到了新玩具想要炫耀的孩子一般的回答「是」『随便把自己的事情告诉别人,果然无知』虽然这么想,不过他明显少了一丝嘲讽,然后他恶狠狠的对少年说“你,不许把我不会游泳的事情说出去”『堂堂海盗首领不会游泳说出去可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了,如果他敢嘲笑那么我现在就会杀了他』他明显忘了少年会魔法的事,而少年也只是笑笑,对他伸出手,说“我教你吧”。他等了三天也不见他的海盗出现,大概是以为他丧生了吧,看来只有制作信号弹了。他在少年家住了两个月,两个月的时间足以让他找到材料制作信号弹,也足以让两个人相爱,后来他登上海盗船的时候对少年伸出手,一如两个月前的他们,不过角色却转换了,少年温柔的笑着拒绝了“不……我想守护我的家,不过你要记住,我永远爱你,我也永远欢迎你的到来,还有……”少年有些胆怯的瞄了眼他背后威风凛凛的海盗船“当年的战争始终是国家贵族的错,可以不要伤及无辜吗?”灰蓝色的眸子里闪烁着光,像是在等一个诺言,他永远不可能拒绝那种眼神,他答应了少年。后来他将船上的财宝分给经过的穷村庄,再后来,上次战争的发起国发动了另一场战争,而少年所在的小岛刚好是在战争范围内的,当他不顾一切的赶到时看到的却只有无尽的大火,就像是地狱业火一般将一切燃烧殆尽。,他等了足足五天大火才熄灭,他带着他忠诚的属下们冲上了岛,但一切都完了,岛上已经没有了生命现象。他觉得他的整个世界都崩溃了,他训练了一批对他绝对效忠的人,他们一起潜入了王宫,他亲手砍下了发动战争的国王的头颅,然后去认罪了,即使他不认为自己有罪他遣散了属下们,身着他与少年相遇时穿的深红色,可惜是粗衣,『不过他们是不会给死囚穿好衣服的不是么』他自嘲的笑笑,他感觉脖子上被套上了绳结,他看见他的家人在向他伸手,他感到少年站在他身边,他听见少年的声音在耳边想起“欢迎回家”他执起少年的手,扬起他还年少时的快乐与自信的笑容,向他的家人走去。
END
社团日练第二弹,依旧渣和废话连篇,本来打算原创但还是把主角的样貌写成了亚梅我罪该万死_(:_」∠)_,没有主线和剧情……不会写文好痛苦